http://www.tjrzx.com

一个“老方正”的自述:方正10年话方正

记得是2016年5月3号那天,新上任的主管领导刚开口说要调整组织架构,我就直接替他把目的说出来:不就是要与我终止劳动合同吗,我没啥意见,让人力资源部的跟我谈细节好了。

   领导舒了口气,如释重负的样子,说感谢你理解,我们也没办法,你也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
   有句话叫你懂的,既然大家心照不宣,那就不必费心编理由了。通俗点说,公司与雇员的关系象两口子,聚散都有理由,也都不必找理由,瞅顺眼了就一起过,不合拍了就拜拜,很正常的事。需要正确处理的就是好聚好散,尽量消减不必要矛盾,便于集中精力走好后面的路,也给彼此留一份山高水长,日后好抬头见人。

   当然,这是需要一份胸怀的。

   2016年初的年会,集团总部新任领导做报告,用了大量篇幅否定李友班子的经营理念与战略决策,我就奇怪了,你们当时不也是那个班子的重要成员吗,合着就没你们什么事儿?又而且,一个公司经营战略的正确与否,也是仁者见仁 智者见智,比较客观的标准就看经营成果,十余年间,方正集团净资产300多倍的增长摆那儿,怎么就视而不见呢?

   不尊重历史,不尊重事实,不尊重曾经的友好关系,甚至不尊重法律,就不可能做到好聚好散。

   以我的理解,新任领导们“去李友化”心切,心一急燥,招式就过猛了,伤了别人,也损了自己。

   那天会后,我就私下对圈里好友说,我们在方正做的很辛苦,估计走也不会轻松,要被折腾一番的………

   在协商终止劳动合同过程中,为三瓜两枣赔偿的事儿,与集团人力资源部照过几次面,有一次情绪有些激动,我说我们是李友系的人,可你们看到,我那么多年的低薪与职务不匹配,我们并没得到特别关照。

   我说的是事实,别人眼里李友系的人,其实都是方正人,跟其他所有方正员工一样,同在一面旗帜下奋斗,同在方正集团的管理机制下工作与上进,去接受一样的考核,都是靠做事做人端饭碗的。

   按很多教科书以及政府官方的定义,公司是一个经济组织,而我更愿意将公司定义为价值交换平台,在这个平台上,投资人以投资风险换取收益;雇员以工作技能换取薪酬;政府以提供安全环境换取税收;客户以支付订单换取需要的产品和服务。所以,作为公司管理者,重要的是保障公司这种平等交换的内在逻辑恒远,计较每个员工的来路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   2006年6月,我来北京北大国际医院投资管理公司报到,正式加入方正体系。李友总在他办公室与我谈了半小时,要点有三:其一,作为同学朋友,生活上的事可以找他;其二,作为方正员工,工作问题只能找我的上司,不可越级汇报,方正有严格规范的组织秩序;其三,方正有严格而公平的考核体系,对业绩和素质都有高要求,必须在做事做人上高标准要求自己,否则不能立足。

    李友总的话公私分明,给了我对方正的第一印象。

    接着见到的是余丽总,余丽总的话热情也很爽朗:欢迎加入方正,同学有缘共事是福份,希望大家一起为方正的发展努力。

    方正,还是方正!我能感觉到,在两位高层领导心中,方正始终摆在核心位置的,那是他们殚精竭力为之奋斗的事业。他们确实讲感情,亲惰友情同学情同事情,但任何感情都不能有悖于方正利益,这是他们坚守的原则。

    事实也的确如此,我在方正的10年间,方正干部的任免原则一直是优任劣汰。业绩与素质的双标考核模式覆盖每个干部,每逢年会,人人都很紧张,瞪大眼睛看清自己的考核排名,排七八格的降职降薪,排第九格的卷铺盖走人,没什么情面可讲。“李友系”的与非李友系的都一个标准,没人能例外。

    我认为,这就是方正文化的重要体现,方方正正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方方正正做人,就是为人要正直奉公,处事要公平公正,尊重同事,尊重事实,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去工作。

    所谓的公司文化,其实就是核心领导的文化,体现在公司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,文化不是文字,更不止是语言,而是根植于骨子里的行为价值观。

   所以实事求是地说,这么多年考核过来的方正干部都是好样的,无论是业务水平还是个人素质都经过了实践检验,他们是方正集团的中坚力量,是方正迅猛发展的内在驱动力,也是方正文化的忠实践行者。

   这也就不难理解,新领导要清理“李友系”的人,也只能找组织架构调整的理由了,真正的原因实在拿不上桌面,于理于法都失公平,有违方正的文化内涵。到是所谓“李友系”的人,无论何时何地,至始至终秉承方正利益至上原则,勤勉奉公,尽职尽责,尤其是“李友系”的资金条线干部,在方正领导新旧交替的困难时期,正是他们挺身而出,救方正于危难之时。他们是真正的职业人,忠实于公司,忠实于职责,全然无视自己的所谓身份与来历。

   世无菩提树,明镜本无尘,一些人看着扎眼的,其实就是他们心里所想的………

   2006年6月初,我在离职协议上签了字,离我入职方正的时间正好10年整。

   接着是等那丁点儿离职赔偿,要熬过那漫长的离任审计过程,个中滋味一言难尽。审计初稿让我气的差点吐血,罔顾事实,极尽曲解,比如,把我们当时为公司争取利益的操作定性为“差错”;比如,无视方正集团的决策机制,把我们执行集团的命令,曲解为“盲目执行”领导个人的指令,甚至省略方正集团严谨规范的管理程序,认定我为“第二责任人”。我一时蒙圈了,把我抬举的这么高,这不是要摔死人的节奏吗。

   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,在电脑前来一通奋笔疾书,对报告逐一驳斥,写罢有种莫名的感慨与悲哀,不念旧情可以理解,添新恨就没必要了吧,何必呢。

    虽经历周折,我总算在次年初拿到了赔偿,算是幸运的。而直到去年,据说还有的没拿到,不知现在解决了没有。真不能理解现在有些领导的想法,为什么不能合情合理合法的妥善处理呢,他们是“李友系的人”,但更是方正曾经的好干部,是为方正集团的飞速发展付出过艰辛努力的,方正净资产从不足1亿到300多亿,每一块钱的增长都离不开他们的智慧与勤奋,甚至方正今天花的每一笔钱,都凝聚着他们当年的血汗。

   作为以“方正之士”为文化价值的大公司,无正当理由驱逐功勋干部已有失德之嫌,真心希望别再为那丁点钱为难人家了,该给的就痛快给吧,别把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关系,弄成社会小夫妻闹分手似的,那样很失格,让人笑话——马蓉与王宝强之间的斗争,就是我有你无的斗争。

    本人作为“李友系”的一员,作为一个老方正人,为方正10年付出无怨无悔,并衷心希望新领导能秉承方正的优秀文化,继往开来,为方正创造更灿烂的明天,为此,总结两句话与新老方正人共勉,也作为拙文的结束句:

江湖之大,有德行四通八达,

世界很小,无底线寸步难行。

 

 
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